“装修老司机”在朋友圈找工长

 
眼下,水平不错又获得信任的口碑工长,他们的客户圈子往往是熟悉家装公司那一套并栽过跟头的人——                                                                                                                   眼下,水平不错又获得信任的口碑工长,他们的客户圈子往往是熟悉家装公司那一套并栽过跟头的人——  【故事】  “刚换了房子,想问问大家,有没有啥靠谱的装修公司?”前不久,家住望京正准备装修的徐女士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求推荐”。  “本以为大家会给我介绍点儿装修公司,或者打个折什么的,没想到,好几个朋友都说‘找个好点的工长吧’。他们向我介绍了自己家装修用过的工长和施工队,并没有谁提到家装公司。”徐女士说。  “十年前一套别墅,我也用过家装公司,也被设计师设计过,但现在总觉得那种方式落后了,贵,慢,还不见得满意。前几天我比了比看了看,选定了其中一位朋友请过的工长,他们家好几套房子装下来,挺不错,基本感觉踏实。具体情况怎么样,边走边看吧。”  徐女士的朋友们说起这件事都很兴奋,在朋友圈里混得风生水起的好工长,让他们很信任。  事实上,与徐女士遇到同样情况的消费者并不少见。然而,在传统家装公司与互联网派的狂轰滥炸下,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愿意放弃“品牌家装”,选择“口碑工长”的原因究竟何在?相比之下传统家装公司与互联网派又在忙什么?近日,《广厦时代》探访家装市场,了解“口碑工长”的生存法则。  【发现】  “口碑工长”嫁接“全屋定制”  成为“装修老司机”的不二之选  首先需要强调的是,水平不错又获取信任的口碑工长们,起点还真不低,他们游刃有余的圈子往往是熟悉家装公司那一套并栽过跟头的“装修老司机”。  “了解了一圈儿后发现,朋友推荐的工长几乎都有自己固定服务的业主。有些工长帮助朋友及亲戚好友装修过多套住房,有些工长为朋友的一套房进行过多次装修。”徐女士说,“总而言之,这些工长基本都经过了‘家装老司机’们的几番筛选,应该差不了。”  不难发现,活儿细、价格实惠、还能自主选择很多主材,在朋友的推荐中,“口碑工长”的身上贴出了几乎是家庭装修中最诱人的标签。徐女士表示,自己在选择“口碑工长”的同时,还选择了一家成熟的定制家具品牌。“结果定制家具方面表示自己就可以完成室内设计方案,直接向施工方交底。”徐女士说,“施工方也表示可以按照定制方出的方案配合规划施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水电改造。双方的嫁接非常高效,免除了家装公司可能涉及的设计规划、重复测量等环节,也减少了额外的费用支出。”  尽管如此,但事实上能够碰到一个好工长与成熟体贴的定制商家并没那么容易。能够自信满满的选择“口碑工长”的这类消费者,往往既不想被“包”,也不想进“套”,甚至可以说,这类消费者是各类家装公司的天敌,他们栽过跟头,长过经验,见过世面,心里门儿清,只需把自己的生活方式拜托给一个靠谱工长工队,再加一个设计型全屋定制品牌的靠谱设计师,基本就齐了。  传统家装与互联网派“互掐互粉”  拼价格拼速度拼省事儿“套路”不断  当然,潜伏在家装市场中的“游击队”仍旧是较少数的存在,而能够从中优选出的“好工长”更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在消费者目之所及的市场环境中,传统家装公司与近两年兴起的互联网家装仍旧是家装服务的重头戏。  暗自较劲、相互借鉴,在传统家装公司与互联网家装的互掐互粉中,带给消费者的往往是看起来诱惑动人的数字,20天内即可完成施工、四五百元每平方米就能拎包入住、一个月可接数千个订单……在“攀比心”多停留于表面的你追我赶中,消费者很可能被眼前的甜言蜜语“套路”,掉入家装的种种陷阱:工期短而质量无保证、接单多而常常见不着工长、价格低廉而主材滥竽充数……  走访市场一圈可以发现,首次进行装修的消费者往往会比较“任性”,只要感觉谈的不错,产品看着不错,就愿意迅速下单,火热开工,而对于有过至少一两次装修经验的消费者来说,无论是对于传统家装公司还是互联网企业,都会根据自己的诸多经验进行综合的考量和谨慎的筛选,当然,其中也不乏一些“装修老司机”倾向于找到之前为自己服务过的装修队进行再次施工。同时,对于更加成熟的消费者来说,他们所判定装修队好坏的标准,早已不是工期、价格、设计等等,而是真正落地的每一个细小的施工环节。  【背后】  “灵活自由”成为消费者心之所向 服务品质仍是“游击队”隐形后患  消费者徐女士通过微信朋友圈找到了“口碑工长”,除此以外,家住安贞附近的曾先生也表示,自己到刚装完修的朋友家去玩儿,发现施工队的手艺活儿确实精致细腻,正准备和朋友咨询了解。  “上次装修找的是挺有名气的一家装修公司,活儿做的也不赖,但总体来说价格还是不太划算,设计费管理费中间交了不少。”曾先生解释道,“最重要的是包括瓷砖、橱柜等很多重要的主材都要从家装公司的套餐里选择,有点局限。”的确,《广厦时代》在走访中发现,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放弃套餐模式的家装也是因为希望能够有更多个性化的装饰内容,而非在仅有的几样品牌和产品中进行挑选。曾先生也表示,找到一个好工长,他也有他的途径帮助我挑选价格优惠样式丰富的产品,只是可能要自己多费费心罢了。  当然,抛开性价比与个性化选择,基础施工仍旧是埋在不少消费者心中的一颗雷。今朝装饰集团常务副总裁汪晓兵表示,市场中的确存在素质较高的“口碑工长”,但需要注意的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消费者还是应该看到摸到“口碑工长”的手艺,并了解其具有多次被认可的服务经历,而非仅仅凭借“口碑”来进行判断选择。另外,在当下不少“抢工长”、“工长俱乐部”等平台中,所谓的“金牌工长”未必靠谱,刷客单量、买好评都可能是平台本身吸引消费者注意的操作手段,可信度并不高。  汪晓兵也表示,“事实上,选择个体的施工单位终究还是会增添一份风险,缺乏监管制度与规范化标准的施工,看似性价比更高、自由度更灵活,但也很可能由于施工质量及售后问题为消费者日后的生活增加不少麻烦。”  “挤血”获利不免压榨施工 互联网本身就是个工具  在过去,不少消费者宁愿选择自己跑腿儿到家居建材市场挑选主材,配合轻工辅料的施工方式进行家装,多是觉得这样能够比找到家装公司便宜不少。然而,在互联网家装热火朝天的现在,“高性价比”几乎已经成为各个品牌生存的重要条件。甚至有些互联网家装的报价令消费者有些“不敢相信”:为什么可以做到这么低?  “对于家装而言,互联网只是一种工具和手段而已。”在互联网家装“混迹”市场一段时间以来,这样的描述已经不再少见。更有业内人士直言,声称自己帮助消费者去除种种中间环节,而互联网本身何尝不算是中间环节呢?显然,与以往传统家装公司的模式相比,互联网派家装品牌看似给出了更为低廉的价格优势,做到了所谓的“去中间化”服务,但也不难发现,对于正常经营运转的家装公司来说,没有合理的利润,很可能就等同于松散的游击队,而互联网化的营利模式更可能连同主材经销商、施工人员一同“压榨”,“人人皆为安装工”,“一人可干多人活儿”成为不少小型互联网家装品牌压缩成本争取最大利润的方式。换句话说,不能从消费者身上获得更多利润,压缩内部的成本同样是快速挣钱的手段。  “对于互联网家装而言,如今已经从其兴起时的风口变成生存关口。”业之峰装饰集团董事长张钧表示,互联网家装并不是简单的一张“网”,其交付、落地、各地建仓仓储效能等核心实力,并非仅靠在互联网上建立一个平台就能实现。无论何时,无论什么样的噱头,施工的质量如何仍旧是一个品牌是否能够长久生存的核心所在。  “被模式化”未必俘获人心 做好自己才是“传统派”的优胜法则  互联网家装的出现,让传统家装吓得够呛,吸睛、分流,再赶上房地产低谷,传统家装一边担惊受怕,一边奋起反击,学做套餐,被互联网化。在家装市场中,曾经一度上演传统家装与互联网家装的对手戏。  而针对于市场中愈发活跃的“口碑工长”群体,传统家装品牌也同样有自己的态度。九空间整体设计机构资深工程师李双富认为,如果消费者能够遇到良心工长,的确会省钱省心,但是大部分个体工长一定会采用“羊毛出在羊身上”的做法,为了挣钱能糊弄就糊弄,因为消费者相对来说并不专业,很容易就能蒙混过去。而通过正规公司走流程是否就能多有保障,也要看公司的文化底蕴。有的公司店大欺客,有的公司打持久战,有的公司做良心工程,有的公司收钱不管事,都存在这种可能。  当然,几经市场的洗牌,消费者与商家都越来越明白自己需要什么、自己能够提供什么。汪晓兵表示,对于家装这种复杂的服务来说,品质是根本。施工主体是工人,技术手段多是手工艺,修炼“内功”比什么都重要。“今朝并非不做互联网,只是更愿意将时间和精力放在为消费者提供的核心服务上,对于施工环节的钻研远比对互联网模式的渲染更加重要。”  “明白自己是谁,把家装这件事搞清楚,做好客户口碑才是最重要的事。”刚刚推出“全包圆”整体家居体验馆的业之峰装饰集团董事长张钧如此表示。而针对于目前市场中各种不同的家装需求,业之峰也分别通过汇巢别墅装饰、峰格汇、业之峰全屋整装、全包圆装饰等多种模式提供不同产品类别、适用不同户型、面向不同消费等级的家装服务。